此前多位社保专家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当前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费率较高,企业缴费压力较大,或是此轮社保降费的主要内容。“其他险种的费率该降的,几乎都降得差不多了,且它们的费率比较低,降费空间不大,效果也不明显。”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。

“养老保险的费率一旦降下去,再提上来就不容易了。”孙洁表示,政府在制定政策时,需要在未来养老金缺口和当前企业减税降费之间进行权衡。“目前处在经济转型期,企业困难的问题比较突出,加上中国社保费率在国际上偏高,企业负担较重,因此降低企业养老保险费率势在必行。”